必威世界杯投注|世界杯赌盘|下注中美对决-企鹅直播

媒体杨职

当前位置: 首页>媒体杨职>正文
【华商报】植物专家党高弟:秦岭每种植物都有存在的意义
时间:2020-05-23来源:作者:点击数:


 

他对秦岭植物如数家珍,近30年来,他坚持在秦岭深处保护植物、拍摄植物、研究植物,其中部分珍稀植物是秦岭首次发现;他坚持保护秦岭的生态效益远超破坏的经济效益,被誉为秦岭知心的“植物达人”,他就是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高级工程师党高弟。

30多年来几乎走遍秦岭

今年58岁的党高弟是陕西富平人。1985年,党高弟从陕西省林业学校毕业后到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

党高弟说,刚来时自己在保护站工作,主要工作是森林巡护、动植物保护等。长期在秦岭里工作,他逐渐爱上了秦岭里的花花草草。

1990年开始,党高弟选择了秦岭植物作为他主攻的研究方向。30多年来,他跋山涉水几乎走遍秦岭,坚持对秦岭野生植物进行图片拍摄、标本采集及调查研究,逐渐成为秦岭植物专家。

一提起秦岭里的植物,党高弟便滔滔不绝。他说,现有一些资料中记载秦岭里有近4000种植物,但以他常年在秦岭里工作的经验和发现判断,秦岭里应该有近5000种植物,这些植物都是国家和人民的宝贵资源。

长年劳累与潮湿的野外工作环境,党高弟腰椎劳损严重。2012年病情加重,经多方医治后只能跛行走路,但他仍半月不进山就想得慌,多次义务为游客、孩子们当讲解员。在全国第四次大熊猫野外调查中,他被特聘为陕西省专家委员,指导观音山保护区工作。尽管行走不便,他仍坚持进深山、钻竹林,做好年轻工作者观测大熊猫、收集数据、识别植物、采集样品等的“传帮带”工作。

5月20日,华商报记者与党高弟见面时发现,由于腿脚不便,他上楼都有些吃力,即便这样他前些天还带着学生在秦岭待了4天。

多次在秦岭里发现珍稀植物

熟知党高弟的人都知道,他每次进山总会一路观察、拍摄。对资料缺乏的植物尤其是珍稀种类会记住发现地点、生境特点,然后定期进山观察植株生长变化,留心研究分布情况。

1987年7月,在海拔2800多米的光秃山半山腰处,他第一次看到珍稀的独叶草。为印证秦岭中有食肉植物高山捕虫堇生存,他寻觅了10年终于在海拔3500米的太白山发现了植株群落……

数十年里,党高弟踏破铁鞋与花草对话,先后拍摄到了太白美花草、紫斑牡丹等珍稀植物,发现了半边莲、布袋兰、旗瓣兰和新竹种秦岭木竹等在秦岭的新分布。

在自己发现的珍稀植物中,党高弟记忆最深刻的是当时被认为已在秦岭灭绝的陕西羽叶报春。党高弟说,当时资料里记载秦岭里已经没有这种植物了,可在2009年3月的一天,他乘车前往佛坪县城时偶然在路边看见一朵没见过的小花,便让司机停车下车观看,在拍摄了照片、记录了相关资料后,他将这朵小花带走研究,最终在同事共同鉴定下确认是“陕西羽叶报春”。

经过分析,党高弟发现这种植物每年二三月开花,而那个时段很少会有植物专家进山采集标本。这个发现让他改变了以往的工作方式,之后又发现了布袋兰等开花早的珍稀植物,给科研人员提供丰富的资料。

秦岭植物包含博大的文化

常年研究中,党高弟发现秦岭植物除了在生态环境改善中发挥重要作用外,很多植物还和当地居民产生了紧密联系,甚至因此产生了各种民间文化。

在秦岭有一种通俗说法是“被老七欺负找老八,老八不行找老九”。党高弟说,这句话里其实包含了几种植物的特性和功效。在秦岭里有一种漆树,它产生的漆胶可以用于木质家具的防腐,但不少割漆人都会漆胶过敏,经过长时间摸索,割漆人发现栓翅卫矛(秦岭里的一种植物,当地称“八木”)对缓解过敏有效,如果使用栓翅卫矛后症状缓解不佳,那就再使用韭菜汁涂抹,基本上都可以痊愈,这才有了七(漆)、八、九(韭)的说法。

党高弟一次进山巡护时发现一位向导崴脚后用山里一些草叶砸碎后涂在脚上。他好奇询问才知道,这些名为透骨消的草叶可以活血化瘀,被当地人称为“活血丹”。后来,党高弟在山里参加活动时,一名同行人员崴了脚,他用同样方式给伤者涂抹上透骨消草叶汁,果然很快见效。

党高弟说,秦岭植物与当地人密切的关系还体现在饮食方面,比如常见的魔芋、白蒿等都源于秦岭。

秦岭生态效益无法用经济效益衡量

在党高弟看来,秦岭里每种植物的存在都有其意义,可以说“秦岭无闲草”。“某一种草的出现可能会引来吃这种草的动物,一种野生动物可能会带来一条完整的食物链,可能就包括多种动植物,如果其中一种动植物灭绝,可能就会破坏这条食物链,生态环境损失就颇大。”党高弟说。

党高弟认为,人们之所以会有破坏环境的行为,是因为他们对动植物的了解还不够,他们只看到短期经济效益,没有注意到生态效益给人们的共享。“比如,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秦岭里有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比如华山新麦草,就是小麦杂交的重要物种;红豆杉中可以提取有效的抗癌物质;青线柳的叶子有降血糖的功效……这些植物的作用无法用经济效益衡量。”

“搞建设搞发展都要遵从大自然的规律,关爱大自然、关爱生命,保护生态环境,才能有美好的生活和未来,否则就要受到大自然的惩罚!”党高弟说。 (华商报记者 张成龙 摄影 赵彬)

 

,